【绿红】【哨向】听见你眼睑相阖的声音 五更

多萌的场景被我写成了啥……闭关修行好了( ‘-ωก̀ )
不许吞我!!!

五更

Hal站在门口。逆着光,却能看得出表情严肃。他脸色不好,甚至比Barry还差。眼窝微陷,眉头紧皱,嘴唇白得像纸,眼神凶得能吃人。见了Barry径直朝他走来。
Barry手足无措地看着他气势汹汹地逼近,结结巴巴地摆着手想道歉想解释,虽然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也许什么都好。也许缄默才是硬道理。总之——也许——现实点说,他得跟Hal谈……
Hal扯过他胳膊侧头就是一深吻。
Iris石化。
围观群众傻了。
Barry在将被触碰的那一瞬几乎尖叫。他又想起之前,当他的朋友试图接近时那种跃动在皮肤上的细密刺痛。太难受了。仿佛上万只蚂蚁在皮肤上爬来咬去。臆想中的难以言说和身不由己让他差点吓哭。
但这次没有。
什么都没发生。
Barry皱起眉,五官因向导略鲁莽的掠夺纠结成一团,躯体却乖巧地偎向这个男人。几天来的紧绷焦躁都被Hal从他手臂揉向脊背停留于后腰的手掌熨平了。身心极大程度地获取欢愉。
他本能地向前,依附向导的抚圌慰,甚至没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
好烫。
他迷迷糊糊地想。
Hal好烫。挤进口腔的舌头好热。
脑子好热。
他快被搅化了。
周围乱糟糟的,可他什么都听不清楚。耳边隆隆轰鸣,心跳、血流,让Barry恍惚以为自己炸开成了烟花。然而持续临界快要引爆的情绪此刻得到安抚。Hal嘴唇温暖,Barry受用地哼哼,双手虚虚捧着向导下颌,颤抖地迎合。
久违的睡意席卷而来,暖洋洋的,带起舒适的刺痒。让他想顺应着本能蜷进男人怀里,心无芥蒂地安眠,却不忍打断这几乎烧融他的纠缠。
他舍不得。
哨兵的乖巧让Hal冷凝的表情也渐趋缓和,紧箍着人的手臂稍稍放松了点。他在他眷恋的挽留中缩回舌,轻轻碰了几下双圌唇分开,懊恼地“啧”,泄圌了气般偏头啄吻他的脸颊蹭进他颈窝。
Barry“嗯”地哼了声,肌肤摩挲过的瞬间带起一路电流,向导灼热的体温在哨兵敏感的神经末梢留下酥圌麻的余韵。然而那折磨了Barry三天、跗骨之蚁般徘徊不去的酸圌痒刺痛,却在此时偃旗息鼓。
这种感觉太美好了。
Barry飘飘然的,莫名的小窃喜在内心升腾。他听见有人在鼓掌。
所有人。
猛回头发现有的同事们已经举起了手机,Iris目瞪口呆地拍着双手。Barry觉得自己应该解释,可难得的餍足平和让他安心,一肚子质问都被堵了回去,窝在胸口那团无伤大雅的小别扭也莫名消泯,结合向导紧挨在身边的事实让哨兵满足地松懈。
他迟疑地抬手,轻拍男人后脑勺,甚至忘记了挣扎:“Ha、Hal……”
Hal张张嘴。他想解释,他得解释,这明显不再是一个人的事,不是一个人能解决的,这是Barry的单位,他们都跟Barry认识,那么多人看着,有个红发女孩还快哭了。他绝对惊扰到了什么,他应该解释的,他该澄清一下,他……
他晕了过去。
Barry傻呆呆地还等着对方回应,心脏“扑通扑通”不安分地狂跳、大气都不敢出,内心旋转炸裂仿佛万人剧场。可就在胡思乱想的档口,他惊觉肩头蓦地沉重,怀里的身体也脱了力地往下滑。
Barry赶紧撑住人腋下,终于上线的敏锐触觉这才让他意识到,对方偏高的温度没有丝毫罗曼蒂克成分。
高烧。
他惊惶地唤着男人名字。向导脸色死气沉沉得惨白,眉头锁紧,表情苦闷,嘴唇微张喘不过气般,吐出的气息都是灼热的。
Barry吓惨了。他不知道谁做了急救,不知道有没有人伸出援手,不知道有没有到医院也不知道正联什么时候解的围,等他回过神来Hal正平躺着吊点滴,身陷纸片般的苍白中一动不动,依旧沉睡,不言不语,了无生息似的。
他坐在病床边。
新队友神情各异地围了一圈。
海王兴致了了,蝙蝠神情莫测,超人一脸不赞同,脸被机器盖了一半的钢骨都翻了个“我说什么来着”的白眼。
“你们,”Diana眉梢微妙地抽了抽,“是我见过最蠢的结合伴侣——没有之一。
Barry低着头,脚尖蹭地板:“对不起……”
“没必要道歉。”Bruce微颔首,略带通晓一切的倨傲和恨铁不成钢的愤慨,“作为经验丰富资格更老的那个,他有义务在正确的范围掌控你们的关系。”
“……”Barry撑着头,“萌新不是脱罪的借口……无论如何我算连累了他……”
“恕我直言 ,放弃帮助的是他,离开的也是他。”Arthur一整个难以置信,“这家伙不号称陆地人中最强大的向导吗?连我都知道达到契合后分开太久会失控,他竟然一丝警醒都没有?”
“……虾米?”
“对于你们这群人,精神连接就像婚姻登记,而肉体连接是婚礼。而契合又是神明默许的最适合相守的状态。”Diana耐心地分析,“契合的双方完成精神连接之后肉体连接之前如果相隔太远,会产生自我认知障碍。灵魂与肉体难以协调,出现各种紊乱现象。能力暴走,殃及池鱼。”
“别开玩笑,Bruce不是表现挺冷静……”突然醍醐灌顶的Barry猛地看向蝙蝠侠,“我以为你跟超人是在他复生之后连接的!?”
Clark干咳着撇过脸。Bruce脸一黑:“我以为现在的批斗对象是床上这货还有你?”
被一句话怼回来的Barry蔫蔫地眨眨眼。守在向导身边让他觉得安心,但Hal的状态又令人十分焦躁:“那、如果、如果事情真像你们说的……会发生什么?Hal怎么了?”
“你所有的感官都处于高度易激惹状态,你觉得他会怎么样?”
“我……”
Hal烧了三天。
向导主控精神领域,其中最基础就是共情。灯侠又算其中的佼佼者。紊乱的荷尔蒙让他高烧不退,高热中精神屏障出现漏洞,半个海滨城的思想涌进脑海,他本能地想去安抚所有被自己感知到的伤痛,可是上百万的人口,他处理不来。超负荷工作让CPU严重过热。与此同时从连接上传来的Barry的痛苦更让向导已经临界的精神力雪上加霜。他也开始失眠,几次陷入幻觉。
“我得说,他的确天赋异禀,又拥有野兽般的直觉。”Diana耸耸肩,“脑子都快搅成粥了还能一路横冲直撞找上自己哨兵讨亲圌亲。也算有惊无险。”
Barry交握的手抽圌搐了一下:“你、你是说他没事了,对吗?”
“难说。”
“诶!?”
“没人蠢到跟契合伴侣闹分居。以前没有今后也不会有。所以没有先例参考——高度赞扬你俩为资料库完善及科学事业发展英勇献身的精神。”
“嘿……”
“本来觉得这算你们的家事,不太想管,闹两天别扭总能达成共识。”Bruce嗤笑一声,“谁知道能把各自搞成这副德行。”
“又不是故意的……”
“一个高烧不吃药,一个睡不着硬熬,慢性自杀好玩吗?”
“我以为不严重……”Barry心虚地抠指甲,“我又不了解哨兵……”
“真是没见过比你们更嫌弃‘契合’的伴侣了……”
“我没有嫌弃!”Barry不自觉提高了声音,“我只是不想在自己有能力有可能解决的时候麻烦别人……”
“你差点又暴走。”超人忍不下去,无奈地插嘴。
“……什么!?”
“这不奇怪,很正常,眼见自己向导病成这样还倒在自己跟前,哪个哨兵受得了?”Clark表示理解,“但你得知道,你们身份不一样。灯侠的戒指在意志力受到干扰的情况下没法启动,问题不大。但你,你的超能力运作机制恰恰相反,越失控越容易暴露。这次众目睽睽……”
“我我我我我做什么了!?”
“这么多目击者……”
“我我我我到底做啥了!?”
“没有——没来及。”
QAQ
“钢骨一直注意着你们这边,察觉不对立马请示支援了。你也就是当众把亲了自己的男人抱走了罢了……”
“……谢谢……”
“顺便威胁了每个试图帮忙的人。”
“……!?”
“甚至吼了自己队长。勇气可嘉。”钢骨直接调出监控,“万幸由于前几天的透支,你跑得不快。不然,我们追不上是小问题,你的秘密身份就……”
“……”
Barry悲惨地抽抽鼻子。Diana看他眼睛红红鼻头红红脸色煞白的可怜样儿,不觉就心疼了,语气软下来:“灯侠没事。Bruce依旧可以捕捉到他的脑电波。况且跟自己的哨兵在一起他是最安全的。”
“但,向导主场在精神领域不是吗?”Barry一整个茫然无措,“万一他在我去不了的地方受伤……”
“那就好好锻炼潜入精神图景的能力。”
“……哦……”
Barry揉揉眼睛,精神放松下来后那些恼人的声响又死灰复燃,蠢圌蠢圌欲圌动着试图重新占据他的感官。队友们却在此时达成了共识,一同起身,准备给这对新结合的哨向伴侣几小时独处的空间。
在门将要带上的时候,Barry犹豫着开了口:“那什么,我想先给家里打个电话。他醒过来之前我也不放心……”
“灯侠的手机在床头柜上。”Victor示意,“你的在离开警局的时候震掉了。”
“……这不好吧。”Barry对着黑乎乎的屏幕干瞪眼,“密码——密码是什么!?”
“没有密码。”钢骨在关门之前回答道,“里面的内容也很简单,你不用担心会窥探到什么隐私。”
……你怎么知道?
Barry囧囧地目送最后一个人也离开,转头继续对着小机器纠结。
用,还是不用,这是个……
屏幕蓦然一亮,跳出请求通话的字样,嘈杂的重金属毫无防备地炸起,吓得Barry差点一甩胳膊扔了电话。手一抖按下了接听。
冷汗都下来了:“喂——喂喂!?”
『嘿?』另一端的人满怀疑虑地回复,『你好,我想这是我朋友的号码?』
“对——不我不确定!好吧这的确不是我的手机,但我不知道你是谁我不能随便下结论说他是不是你朋友……”
『噢。』女孩公事公办地答应,『那好吧。Hal在你旁边?』
“在的。”
『病好了?』
“是——不,还没。烧得挺严重,但没什么危险。”
『让他按时吃药。烧都没退乱跑什么呀。』
“好……”
『清不清醒都给我添麻烦。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认识了这货……』
“清醒……”
似是而非的话语让他忍不住联想,一个纠缠他好几天的名字突兀跳进脑海,Barry呼吸一滞,顿时喉咙发紧,心都揪疼了。
细密的刺痛又在皮肤上跃动,他艰涩地吞咽两下,张张嘴,清清嗓子找回自己的声音,双手攥着手机,小心翼翼、试探地询问:“Sphinx?”
『……谁?』
闪电侠顿时松懈下来。如释重负地傻笑。原来不是啊( ´゚ω゚):“没、没什么……Hal很好,他来我家住两天……”
『你家在哪?』
“呃中城……”
『个死人怎么没半路掉河里……算了算了随便吧。告诉他作出来的医药费自理,公司不给他报。』她恼怒地叹口气,『我怎么就雇了这么个赔钱玩意儿……』
雇员?
……上司啊!?
Barry炸了毛,困成浆糊的脑子也清晰一瞬。他一身冷汗,来来回圌回反省自己是否哪里措辞不当,有没有给Hal添麻烦。断人财路是会遭报应的,话说她知不知道Sphinx……
“咔”嘟嘟嘟嘟……
另一头的女人已经把电话扣了。
“……”
完了今晚又别想睡了救命˚‧º·(˚ ˃̣̣̥᷄⌓˂̣̣̥᷅ )‧º·˚

tbc

热度 113
时间 2017.06.04
评论(24)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