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红】【哨向】听见你眼睑相阖的声音 十四更

十四更

哨兵,起源于热带雨林土著部落,在部落边界巡逻放哨,由此锻炼出发达的五感以及异常强烈的领地意识。野性占优的他们会明确划分出自己的势力范围,任何擅自越界的行为都将被视为入侵。
历经长久的演化变迁,时至今日,这种护卫领土的本能在现代化的快节奏熏陶下,已经渐渐让步,表现为对于居住地和所有物的相对执着。
……让步个屁。
Hal无言以对地拤着腰干瞪眼。
今晚带他出门吃个饭,不知多少次无声恐吓有意或无意靠近的红男绿女,惹毛了好几个来帮他们点单的服务生。
好容易捱到回家,把人派回房间反省,Hal去浴室洗漱。从进去到出来再吹干头发,前后不过一个小时……
他太低估闪电侠的行动力了。
“Barry,”Hal隐忍着,“敢不敢解释一下?”
Barry冒出个头,像只刚来到新家撒了欢的小狼狗,跟主人闹别扭了的那种,眼中犹存外出带回的怒气,身体却很诚实地陷在衬衫背心搭砌的巢里,胳膊还搂紧了一件:“我以为是你要给我解释的?”
“……”Hal忍了又忍,嘟囔着“反了你了个臭小子”,劲步走去,预备把人薅出来,哪知在碰到他衣领的那一瞬间被抓住了手腕,紧接着一阵天旋地转。
Hal仰躺在床上呆呆地看着天花板,有些反应不来。哨兵跨在他腰间,上身颇具压力地伏低,目露凶光,龇着牙呜呜威胁:“我警告过你、我再警告你一次Hal Jordan,你要是敢再让人那么碰你……”
“只是个电话号码!”
“她写在了你手背上!”
“就算如此,也不是你准备拿漂白剂涮我爪子的理由!”Hal大声喊冤,“还有你给我收敛一点,这儿是我家!”
Barry一下松了力道。
他愣愣地坐在他身上,俩眼失神没有落点,结结巴巴的,不知要说什么:“我我、我很抱歉……我只是控制不住……天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Hal烦躁地抓抓头发,起身圈着他腰把他抱到一边,色厉内荏地虎着脸:“把我衣服都收好,哪儿拿的放出哪儿去,然后乖乖回被窝躺着,我解释给你。听到没有?”
一连串红光闪电窜过,Hal眯了眯眼,回过神时床面已经整洁如初,被子都没了褶儿。罪魁祸首站在他面前,怀里抱着他的夹克,可怜兮兮地踌躇着死活不撒手,犹豫地抿着唇。
Hal无奈地招招手:“过来躺好——那件想留就留着吧。”
Barry终于展颜,小小地欢呼一声扑过去,下巴搭他肩膀上蜷进他怀里,满意地凑到他颈间嗅了又嗅。
Hal巴了把他的后脑勺。

同一时间,没有恶棍捣乱的S.T.A.R.也一反常态的热闹。
Caitlin在听过Cisco的猜测后斟酌了片刻,总结:“你是说,Barry看到我们出现在他家时表现得很不友好,甚至为了房间的事跟Joe大吵大闹,都是领地意识作祟,不仅仅是想逃避向导的问题?”
“……”你哪只眼睛看出他想逃避?
Cisco叹了一声,阖上了从人文系借来的砖头书:“不,他的恼怒是发自内心的。我从没见过Barry在面对反派之外的时候这么生气——有的反派也不能让他这么生气。”
“那总归得有解决方案,”Joe不信邪,“像这种演化很久的物种肯定有适应生存的手段。以前的哨兵们都是怎么处理的?”
“他们不处理。他们独居。”
“……”
“哨兵的天性决定了他们并不适合与外人合住或者保持一段稳定的关系。我很抱歉这么说,但我得提醒你,Joe,Barry最近可能就会搬出去。”
“……”
Joe心情复杂地耸肩:“Well,他怎么着也得回家收拾收拾自己的东西,现在这孩子跑哪儿去了?”
“能去哪?”Iris话说得不是滋味,“去他另一个领地了呗。”
“除了中城还有哪……噢。”
“别告诉我你没想过。”
“想是想到了,”Caitlin瘆兮兮地哼哼两声,“只是我脑补的理由不太一样。”
“等一下,”Wally好孩子地举手,“为什么那个男人就可以?他偷偷摸摸摸进Barry卧室睡了一星期,按你的说法,他不该早被暴走的哨兵踢出去了吗?”
众人一副关怀学龄前儿童的表情。
“那是他的向导,Wally。”

大致分析了一遍Barry的行为,半天没听见声儿的Hal朝下戳了戳:“Barry?拜托给点儿回应,我像整理演讲稿一样准备这一段准备了好久呢。”
Barry闷在他怀里:“所以,我不仅成了人工雷达,无专业证明的野生闻香师,天然食评家,自带夜视镜,还像个地雷一样埋伏在领地周围,别人一踩就着?”
“……被你说得一点都不浪漫了……”
“本身就不怎么浪漫好不好?”Barry哭唧唧地缠上向导的脖子,软绵绵地央求,“求你帮我调低一点。拜托你告诉我你能帮我把这玩意调低一点。这感觉比暴走的五感加起来还让人不舒服……”
Hal没忍住笑出声:“别啊,多甜蜜啊。”
“很烦人啊!我觉得自己快精神衰弱了——你觉得他们有没有进我房间?”
“没有。”
“太不走心了!”
“没事进你房间干嘛?”
“我不知道!所以让你给我调低一点!这想法跟强迫症似的太烦人了!”
“爱的代价。”
“调低一点。”
“爱莫能助。”
“又唬我!”
“真不行,Barry,这是本能,跟五感的发生机制不一样。”
“……”Barry嘤嘤嘤地用夹克盖住脸,“我现在还是特别想用你的衣服铺床,不要告诉我这也很正常,正常人才不会这么想。”
“正常人会。但他们不会那么干。”Hal呻吟道,“你放过我的衣服吧……”
“帮我调低一点!”
“真不行。我可以暗示你说那不是你的东西,但后果太难掌控。领地是哨兵觉醒的关键,没有归属的哨兵就会——怎么说呢?”Hal纠结着,“因为失去存在的意义而发疯。”
“……人们应该单独为哨兵的心理状态设置一门学科。”
“噢,这样我也就能多拿一份文凭了。”
“少得意了。”
“我是最好的!”
“Clark不会同意的。”
“被本能控制的哨兵没有发言权。”
“Clark一向公正。”
“再公正的哨兵也不能加入向导的斗争。因为他们到时候根本没法思考。”经验丰富的Hal笃定地说,“打个比方啊,就像现在,即使你认为超人是绝对正确的,等当真到了我俩对峙的那种时候,你还是会第一时间冲到我身边的……”
“我当然要救你。”Barry不满地抱臂,“Clark不仅仅有哨兵加持,他还是氪星血统。你和他正面杠绝对撑不过三招。”
“这我就不同意了……”
“再说没人可以动你。”
“好吧,受宠若惊。”
“谁想伤害你吗?”
“只是个假设……”
“一个哨兵怎么可以欺负别人的向导?我就不会欺负Bruce!”
“……你倒是敢……”
“他疯了吗!?”
“Jesus,冷静,冷静小老虎。只是随便举个例子!”
“……噢。”
Barry像只土拨鼠一样缩回去了。
Hal大笑着捞啊捞把他拖出来:“噢我甜蜜的宝贝小熊……”
Barry直接伏他身上堵住他的嘴。
Hal哼哼地依顺了他的动作,抚触他的背脊:“今天份儿的肢体接触绝对够了——你可以睡沙发了吗?”
本来意乱情迷着的Barry给了他一肘子。
Hal哀嚎:“这床和沙发一样都没多少我的气息你睡哪儿不行!?”
“你本尊在这躺着呢让我去睡沙发!?”Barry卡住他脖子,“良心何在!?”
“你个鸠占鹊巢的还理直气壮的!?”
“你占我巢的时候我赶你了吗!?”
“沙发多舒服!”
“你更舒服!”
“……”
“……”
“……那你去关灯。”
“你有戒指!”
“该充电了。”
“……”Barry被子一蒙装死去了。
Hal气结地等了他半天后挫败地挠挠头,认命地自己下了床。离开暖烘烘的被窝让他打了个寒噤,小跑步地按下开关又跑回去,逃命似的。
“是不是说,我以后都不能跟别人一起住了?”刚坐回床边,一双手臂从背后抱住他的腰,哨兵滚烫的体温贴上他的冰凉。
Barry略有些失落地说。
Hal僵了下:“是吧。能让你尽快摆脱对于老房子执念的最好办法,就是建立新的领地。这次要只属于自己。”
“唉,要从Joe家搬出去了。”
“迟早得搬,等你谈恋爱啦成家啦……”
“还得去看房子。”
“这对闪电侠来说会是问题吗?”
“你会加入的,对吗?”
“搬家的时候帮忙吗?”
“我是说一起住,天才。”
Hal愣住了。
Barry手臂也很僵,但他没有动:“我觉得我的领地感对你无效,我需要你的帮助,我们的连接又不许我俩分开太远……”
“我们的连接还有半个月。”Hal生硬地说。
“我知道,但这半个月我不可能把所有事都学会,对吧?肯定断断续续地要麻烦你。”小哨兵已经整个扒在了他的背上,“你现在也是租的房子,还常年不回家,你房东对你意见肯定不小……”
“意见大了去了。”Hal干巴巴地说,“威胁过好几次要把我的东西丢出去了……”
“是吧?”Barry紧张地笑笑,“这样你回地球也方便。反正,你有戒指,实在不行我也能送你上班。就是一起合租罢了,我是你哨兵,就算不是了我也得保护你,我不能把你赶出去——你觉得呢?”
“呃……”Hal迟疑着,“我呃……我可以劳工抵债吗?”
Barry笑着捶了他一拳:“你还有Carol,你可以慢慢还,天才。”
“我可以帮忙装修,但看房子我不行。”Hal表态。
“用不着你,我有我的闪电小队。”Barry幸福地抱着夹克Hal抱着他,两个人一起缩回被窝,“Jesus挑家具的时候我一定要选个大一点的床……”
“嗯嗯哼,上流社会、最舒服的那种——其实我们可以交给蝙蝠侠嘛?他对于奢侈品不很有经验?”
“你确定他代表的价位你受得了?”
“……好吧。”
Barry缩他怀里很快睡着了。
Hal纠结了纠结,纠结得实在不行了,从枕头下摸出手机哔哔啵啵地按短信。
「ME:怎么办?他要跟我同居OAO」
『Olie:“他”?你的哨兵?』
「ME:那不然呢」
『Olie:洗干净躺回去』
「ME:我说正经的!」
『Olie:大半夜秀恩爱的去死滚滚滚老子要睡了你洗好菊花伺候你的哨兵去』
「ME:婚前性行为是不负责任的!」
没人理他了。
Hal愤愤地把手机扔一边,下巴报复性地在小哨兵额顶碾了两下,平静之后没几分钟也睡着了。

tbc

热度 77
时间 2017.07.31
评论(14)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