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红】【哨向】听见你眼睑相阖的声音 十七更

当初跟NUI一起想这个角色出场
但是NUI最近失踪了(˘̩̩̩ε˘̩ƪ)

十七更

现在大众掌握的信息有:
1.有个向导在找闪电侠;
2.他找到了;
3.他们需要肢体接触。
总结:闪电侠是哨兵而且他结合了。
……
Bruce的神情比当初被赶鸭子上架地跟超人绑定的时候还阴森。
“你太高调了。”
Hal耸肩:“我的特色。”
精神体的确是幻影,但也有自己的规矩。大猫怕水,野狼夜出。人性投射成动物,作为动物就要遵循自然法则。这是智慧,也是常识。
唯一不受天性限制的,是思想。
当一个人精神力强大到可以不被自然法则所限制,他的精神体也会有某种程度的反物种表现。
比如会倒吊的猫头鹰。
比如能在天上飞的鲸鱼。
……会飞的氪星救援犬不能算。
Hal抗议:“我的蓝鲸可以去任何地方——话说我为什么要呆在这儿听你说教!?”
“这不是重点。”
“我是宇宙警察!”敲桌标重音 ,“要是Sphinx只能在海里翻腾她早憋死了!”
“……Sphinx?”
“Hal的蓝鲸。”Barry抢答。
“……你……”
“我用不着你来说教,大蝙蝠。”Hal防备地后仰。
Bruce沉下脸:“我以为会给精神体取名字的蠢货只有超人。”
“你又来!”再次躺枪的Clark愤愤不平,“小氪多可爱!”
“‘Sphinx’多霸气!”
“可爱不是你把精神体当宠物养的理由。”
“他是我的精神投射!他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我有权利给我的灵魂取个名字!”
“我懒得在这儿跟你们争论给精神体取名的不科学性——还有‘Sphinx’甚至不是个女孩的名字。”
“哪里不科学!?”
“在我进军队之前除了我都没人能看见她你管我取什么名字!”
“你怎么做到对自己的脑子呼来喝去!?”
“我都不介意被看不见她的人当成精神失常了你操什么心!?”
“他甚至可以陪我玩丢飞盘!”
“……你俩凑一对算了省得祸害我和Barry。”
“不行!”Barry尖叫。
然后他顿了顿,在当事人略有深意的眼神中把那句“蝙蝠侠太可怕了”给咽了回去。
Bruce收回目光继续严肃地瞪着另一名向导:“你过于高调地向整个中城甚至全世界证明了你的强大,而你属于闪电侠。已经不需要他自己暴露,基本上所有人都能推测出他已经觉醒为哨兵。”
“所以呢?”
“他本可秘密地使用哨兵能力完成任务,使诸多困难迎刃而解。现在过早地暴露不仅失去了这种优势,还有可能被敌人利用。哨兵发达的五感是特长也是弱点,一旦被针对,你难辞其咎。”
“……”
Barry看着Hal陡然沉默,心下着急:“蝙……”
“还会有人为此利用你。人们可以通过伤害他的向导迫使哨兵做任何事。这样一来闪电侠的处境也岌岌可危。”
“我不是那种弱鸡!”
“有人认为你是。还是说你要冒着暴露身份的危险向媒体坦白?”
“我都不怎么回来!”Barry可能会因自己遇险的假设让Hal动怒了,“暴露的是‘Hal Jordan’,而这个身份在我离开地球的时候跟死人没什么区别!”
“你的哨兵在这儿,你总得回来。”Bruce冷静地反驳,“现在你们两个的情况都很微妙。单打独斗绝不明智。”
“你想表达什么?”
“加入正义联盟。”
“……”
Arthur喷出一口水。
Hal呆滞:“你骂了我一个小时说我鲁莽愚蠢不计后果还牵累了自己的哨兵把我数落得一无是处——结果是想招揽我入联盟?”
“就事论事而已。二者并没有非常必要的因果关系。”
“放在一起真的超诡异好吗你的逻辑被你的蝙蝠枭吃了吗!?”
Clark“噗”:“这名字好。”
“……猫头蝠?”
“鹰蝙蝠。”
Bruce一人一镖地打了过去:“你的答复?”
“当然是不!”飞镖被闪电侠接住还给原主,Hal翻个白眼——他的哨兵也太乖了点儿,“我有灯团管着就已经够悲催了,我不需要回到地球还得听人发号施令。”
“你需要秩序。”Bruce有些不耐烦,“而闪电侠需要他的向导……”
“保质期不到半个月的向导——你觉得靠谱?我会在他需要的时候尽向导的义务,但加入联盟就算了,我对‘合作’过敏。”
皱眉:“你……”
“Hal不愿意的话别勉强,我没关系。”Barry飞快地插嘴,忽又抿起唇,“我……我先回中城,还有事得向媒体解释……”
一群人无言目送他逃跑似的离开。
Hal“嗷呜”一声抱住被掐了一把的手臂:“干嘛!?”
Diana怒瞪美目:“你究竟在顾虑什么?”
“……”Hal揉着胳膊脸色阴沉地不说话。
神奇女侠又向他凑近了些:“告诉我实话,灯侠。你们不是普通的哨兵向导合作关系,契合双方的共鸣都是一致的。但你明显有别的考量。怎么回事?你担心着什么?Barry有什么是让你放不下戒备的?”

“闭嘴臭小子——闭嘴。”
Barry狂奔好久才堪堪停下来,敲了敲太阳穴跟自己脑子里不满地乱扑腾的小雨燕说话。雨燕太小,他单纯地不想离开自己的向导。但是Barry不能这么不懂事。
“闭嘴,他不喜欢你。我知道Sphinx喜欢你,但他不喜欢。”Barry出神地喃喃,“不是那种喜欢。”

“……”Hal鼓着嘴赌气地半天没说话,最后还是妥协地往后一仰,咕哝,“他很好。”
“嗯哼。”
“我也很好。”
“……抱歉?”
“你知道自我觉醒后追我的人有多少吗?”Hal突然问。
Diana明显出乎意料,其他人也或多或少对如此突然的发言搞得愣住了。只有Bruce翻了个白眼:“别太高估自己了。”
“你觉得我不受欢迎?”
Hal蓦地逼到顾问先生面前,鼻尖对鼻尖,逼他跟自己正面对峙。
Bruce忍了又忍忍无可忍地瞪了不远处事不关己的超人一眼。
Clark撇过头。
放平时他早把敢跟自己向导靠这么近的人扔出去了。
但Hal是Hal。
Hal也是个向导。
哨兵对向导免疫。
爱咋咋地他乐得不想管。
一头雾水的海王想骂人:“怎么着,你想说追求者太多你已经不新鲜了?”
“他想说他的费洛蒙很吸引人。”Bruce嗤道。
“少装纯,我们是一路人——我感觉得到。”Hal不满地抱臂。
Clark懵逼:“啊?”
“类似于动物意图交配时散发的信息素,人体也会分泌同样性质的物质,也就是费洛蒙。一些科学家认为如果某个人的费洛蒙能够引起普遍好感,那么这个人会很受欢迎——无稽之谈。”
“随你怎么否认吧——哥谭王子!”
“这是有依据的。”Diana表情渐趋缓和,“尤其哨兵嗅觉敏感度是常人的百万倍,对于这种吸引他的费洛蒙反应会更强烈。如果对方刚好是个向导……”
“是向导,怎样?”一直保持中立的钢骨开口了,“所以你怀疑闪电侠对你表现出亲近,只是因为信息素?”
“哨兵在费洛蒙的影响下会做出任何事,许下任何承诺,和精虫上脑的普通男人没什么区别。没人会把情话当真,也没有向导会傻到相信哨兵许下的承诺。”
“你觉得Barry跟你在军队见过的混蛋一样?”Diana一副受到冒犯的样子。
“他当然不一样!”Hal吼回去,“他原本有自己的生活,自己的节奏,甚至可能有自己喜欢的人,但就是因为哨兵向导这档子破事,他完全混乱了。他接受不了别人,因为我;他感知不到别人,因为我;他眼睛里容不下别人,因为中间夹了个我。只是因为我身上这种得用探测器才有迹可循的东西他才喜欢我,这是一时冲动……”
“这他妈是爱情啊!”海王理解不能。
“他只是被费洛蒙掌控了,等连接消失我离得稍微远一点他能理智思考了就会发现其实我没那么好。这不公平……”
“这当然不公平他是你的契合伴侣他喜欢你跟外面那群浪蝶游蜂当然不一样!”
“我们走着瞧好了。”Hal微喘着粗气,“等连接断了,我们分开一阵子,让他弄明白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你不用担心我做什么伤害他的事。向导永远不可能伤害他的哨兵。”
“……”
他走了。
Diana慢条斯理地收起真言套索:“作为一个哨兵,我不得不承认他所言非虚。”
“但这见鬼的逻辑谁能给我解释一下?”海王难以置信地摊手,“这不就跟‘我爱你只是因为丘比特朝我们射了一箭所以这不是真爱’一样荒唐吗!?”
“Well,至少我们明白症结所在了。”Diana敲敲通讯器,“你听见了,Barry?”
「……」
“组织好语言和思路,剩下的活儿就交给你自己了。”大公主切断通讯,“我想我们也可以散会了。Clark?”
Clark表情凝重地思索良久后猛地扭头转向自己向导:“在我之前也有很多哨兵纠缠过你?”
“……”
Bruce无视他喝茶。
“真的有!?”
“我是Bruce Wayne,就算不是向导每天也有一群人趋之若鹜。”
“几个!?”
“懒得数。”
“是谁!?”
“幼稚。”
“Bruce Wayne!”

从正义大厅出来后心情乱糟糟的,Hal直接去了Ferris训练室。他有点不敢回家,不愿现在就面对无论是空荡荡的屋子还是欲言又止的哨兵。
他不知怎么就把那些娘唧唧的话说出来了——说出来就说出来吧,说出来也好。成天堵在脑子里,憋都快憋死了。
Barry临走前的神情他不是没看见,那是有点受伤的。Hal也很难受。他知道他的哨兵是多么真诚的一个人。但他迈不过去。发情期的动物有多不可理喻被费洛蒙控制的人类就有多不可理喻。人的脑子就是一部机器,随便一点化学物质就能把它搅得乱七八糟。
睾酮,费洛蒙,他妈的都一个德行。
机械地一遍一遍重复训练项目,直到累得汗流浃背动弹不得。Hal发呆良久后长叹出一口气,拽过毛巾去了浴室。
他是——怎么说呢?安定不下来的人。如果Barry对他只是一时意乱情迷,那他还是不要耽误他了。他终归得走,走过之后再回来如果发现他自以为会为他等下去的那个人并不是非他不可,他也会心碎。
好吧,他真的自私。
但Barry是慢不下来的人,也许普通人的节奏对他而言也是一种折磨。
——这样看他俩其实挺配的。
“……”
Hal“呸”了自己一声。
不管怎样,今天被这顾影自怜的情绪掌控太久了。Hal吐槽着自己,擦着头发翻找吹风机。
“Barry?”
恍惚背后突然冒出一个人,Hal头也没回,继续跟一抽屉一抽屉的杂物奋斗:“嘿蜜糖熊熊,我知道现在不早了,本来也是想吹过头发就走的。你吃过饭了吗?没吃的话那就一起去好了……”
“……”
“好吧,我知道白天在联盟里我很混蛋。我道歉。我没有讨厌你的意思。但情况很复杂,不是三言两语能让你理解的。总之我们先等这个阶段过去再做打算,行吗?你……”他放弃搜寻地转过身,“你……”
来人没有说话。
“你的制服……还会随着心情变色吗?”

tbc

性费洛蒙:无形无味又无所不在的化学分子.它是人体费洛蒙源于体内的类固醇,可从汗腺及皮肤表层细胞中发散,直接影响脑部负责情绪的潜意识层.与大脑间有单独的神经,可以直达调节性行为的大脑皮层结构,能“闻到”信息素的刺激并将性反应的信号送到大脑的性控制区,可诱发一系列高级中枢神经系统反应即性冲动,就好像美食一样的诱人。

热度 72
时间 2017.08.03
评论(45)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