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红】【哨向】听见你眼睑相阖的声音 四更

敏感体质的痛有谁懂……

四更

1782。
Barry猛地睁开眼睛。
2343。
电子表光束幽冷,天花板多出一条裂纹,灯管又添五只虫尸,蜘蛛在拐角拉出新网。
2638。
秒针在走。走六十下分针跳一下。时针一直在跟着走。
2852。
Wally饿了,他下了楼,拿出晚饭剩掉的冷披萨。他饿急了,没有加热就吃了。他没有洗盘子,扔进洗碗槽就回去睡了。
3038。
Iris在说梦话。这挺可爱的。今天的是好梦。Barry敢说她笑起来一定娇憨得醉人,如果没有那么大声的话。
3465。
枕头用得久了,记忆材料也不好使了。中间凹下去一大块。
4388。
睡衣早脱了,可还是不舒服。被子太重,面料紧贴着皮肤,方一阖眼便像得了生气般裹紧。
5389。
心跳很快,越来越快,血流也很快,胃收缩得像在痉挛,肠道蠕动亢进快要梗阻。他动了动脖子,关节运动的咔吧声几乎要震破鼓膜。
6390。
气流穿过气管发出呜呜的声响。
10000。
Barry掰断了床柱。

“……你要干嘛?”
忙活一整天难得闪电侠不用出勤,Cisco悠哉悠哉地收拾完毕准备半路买扎冰啤回去窝沙发上看俩小时脱口秀,结果一转身碰见抱着枕头顶着硕大黑眼圈的Barry。
Barry迟钝地眨眨眼,表情纠结:“呃我……来守夜?”嗷
“守什么夜?”Cisco一头雾水,“有什么我忽略了的大反派出没吗?另一个地球?世界末日?联盟任务?”
“不,不是……好吧算是。所以你先回去吧,我今晚在S.T.A.R.待着。”
“需要我帮忙吗?需要叫Caitlin和Wally?”
“不不不不用兴师动众,我一个人能搞定。别紧张……”
“不,你都不准备回家了,这事单打独斗搞不定。需要触发报警器吗?不,太神经质了。我还是先给他们打电话……”
“不,Cisco……”
“喂Cait……”
“我只是!”Barry飞快地夺下手机切断通讯,“只是、只是……”
Cisco不由地跟着紧张起来:“只是?”
“只是……”他的脑子糊成一团,眼见着对面人手已经搭上后腰就要按变形能力者报警了,Barry心一横,大声坦言道,“我只是想借管道监狱睡一晚上!”
“……”
Cisco觉得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是我理解错……”
“就是你想的那样。”
“今天不是愚人节……”
“都快下雪了。”
“你跟人打赌……”
“没有。”
“……你疯了还是我疯了?”
“是我快疯了所以救救我吧Cisco!”
“你,要我,打开,管道监狱。”Cisco平板地复述,“然后把你关进去!?”
“就住一晚上!”
“你不回家睡啊!?”
“睡不了!”
“没地方住你去开房啊!”
“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后的方案了!”Barry抓狂地挠头,“Iris不相信但我真的、真的已经两三天没能睡着了。我现在发自内心地想砸了那座钟可不仅仅是它!空调运作、Wally说梦话、Joe打呼噜甚至邻居在自己卧室磨牙——我每晚都在数自己心跳!”
“戴上耳塞?”
“你听过血液流动的声音吗?”
“……Ew……”
“是的。”Barry脸色灰败,“那感觉实在太恶心了,我就算能睡着也一直做噩梦,根本到不了精神图景!”
Cisco不安起来:“这不正常。”
“这当然不正常我是一个哨兵!”
“你没打算去找专业人员咨询一下?”Cisco担忧地去搭他肩膀,“这已经……”
“别碰我!!!”
“……”
“太诡异了!”Barry眼泪汪汪的,看得人没脾气,“真的太诡异了,又麻又痒,还会疼——抱歉Cisco但真的我们这样聊就好了……”
“……这已经远远、远远超过哨兵的正常能力范畴了。”
“你觉得?”
“所以你还在这耗着干嘛找正联求助啊!”
“我会的,等我醒过来我立刻就去找蝙蝠侠或者Diana看在上帝的份儿上Olie也行总之我会的但前提是我得是清醒的!”
“你就这么无视自己的向导了?”
“他有Sphinx!”
“……”
“我不能这幅样子去见他……”闪电侠说得委屈兮兮的,“脸色差还有黑眼圈,精神过敏又思维卡壳。我连自己的能力都控制不了,他会怎么想我……”
这不就是向导的工作吗!?
“我们才刚认识……”
“……”
“Cisco求你别说……”Barry双手合十,“我真的快不行了,监狱是我最后的救命稻草了帮帮忙我只是想好好睡一觉,我甚至不奢求能梦见我的向导……”
“……”苦命鸳鸯的既视感让Cisco觉得自己不答应会遭报应,“行。”
“Cisco!”
“东西都拿过来,我帮你整理。”震波摇摇头小声咕哝,“噢Romeo,你为什么是Romeo呢……”
得偿所愿的Barry没有理会老友的吐槽:“你是我救命恩人呜呜……”
“不至于。你赶紧恢复正常是正经。”Cisco念念叨叨地分析,“监狱的确足够安静,还能压抑你的超能力,没有神速力加持你过敏的感官应该也能消停不少……”
“对了温度给我调高一点。”
“没问题。”
“监控也撤掉吧。”
“干嘛你要裸睡啊?”
“……”
“你真的要裸睡啊!?”
“有衣领勒着我根本睡不着!”
“你盖着被子也没人看见吧——你被子呢!?”
“我肚子也会痒!”
“……你赢了。”Cisco心累地抹了把脸,“温度调高,监控关闭,还有别的要求吗?”
“暂时没了TAT”
“需要我守夜吗?”
“不用,我怕会听到你的心跳。”
“……好吧。语音系统连着我手机呢,以防万一。”
“Cisco你是我再生父母TAT”
“……言重了。”Cisco干咳,“你自己的心跳声呢?”
“……你有假死药吗?”
“……”
既视感更强了怎么办?

“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们?”Iris推门而入兴师问罪状。
Barry吓得差点弹起来:“Iris!?”
“S.T.A.R.的一个管道监狱碎了。”眯眼,“想解释一下吗?”
“……Cisco答应不说的!”
“等你把自己作到医院我们再知情?”女孩谴责地抱臂,“发生了什么?”
“……一个小失误。”
“你昨天晚上没回家。”
Barry在青梅的怒视下虚弱地辩解:“我发短信了……”
“噢,是啊,‘今晚有事不回不用给我留门’听上去有多像出事了你自己知道吗——干嘛戴口罩!?”
“……”
“Barry!?”
“……你用了香水。”
女孩低头扯了扯外衣:“当然,这样显得我精神——等等不许转移话题!”
“我没有!”
“……很难闻!?”
“……不是难闻,”Barry含混地咕哝,“只是有点刺鼻……”
“你这表现可不是有一点!”
“……我很抱歉……”
“不,你随意,不用摘,这不重要。”
Barry默默把拿掉一个耳朵的口罩又戴上。
“Joe说你下午翘了班,晚上也没去巡街?”
“Wally处理得很好……”
“说重点。”
“……”
他已经好几顿没有正常吃东西了。
以往可口适宜的食物现在含在嘴里仿佛重磅炸弹,烧得他味蕾排着队惨叫。一口汉堡要配一大桶白水,让他在空落落的饱腹感中吃不下任何东西。
这让他极度虚弱。他没把握在面对超级罪犯的时候能不出差错。
然而即便饿得发慌,在无法入睡的痛苦下依旧显得不值一提。他还是睡不着。在管道监狱他数了一晚上的心跳,一大早浓重的黑眼圈让Cisco以为他终于困成了鬼。
他就快不择手段了。他连安眠药都试过了。但即便又饿又困到平地摔的地步,闪电侠超高速的运作系统依旧能在药物起效之前把它们代谢出去。
他走投无路了。
“哨兵力量对吗?感官过敏?”
点头。
“Cisco告诉我我才知道你不舒服。”她难以置信地摊手,“你认真的!?”
“……我以为自己表现得已经很明显……”
“不,在我眼里你只是表现得像个混蛋,总想钻空对付我的大本钟。”
“那不是……”
“对我而言它的意义胜似大本钟。”
“……我错了……”
惨白的脸色配上沙哑的嗓音,疲惫不堪的样子令本还气势汹汹的小记者一下心软了:“有多糟糕?”
“糟糕也还好……好吧,很糟。”
“你如果不舒服了你得告诉我,Barry。”Iris焦虑地跺着地板,“我跟你不一样,我无法理解你那边的世界,你再什么都不表现出来,事后会显得我们特别刻薄然而那仅仅是因为我不理解我没法察觉。这不公平!”
“……我错了……”Barry弱弱地掩着耳朵。Iris默然:“我声音太大了是吗?”
“……”可怜巴巴地点头。
“天呐Barry……”女孩担忧地近前试图握住他的手腕,“我很抱歉……”
“不不不不不别碰我站那就好我没事我说真的你别过来!”
“OK OK~”Iris安抚地举起双手后退两步,“放松点小老虎,我不会伤害你……”
“……不,是我的问题。”Barry哑着嗓子疲惫地捂住脸,“我就是……”
“嗖”地消失了。
“……还不太能控制。”
Iris干瞪着眼:“你去干嘛了?”
“隔壁有人打架……”
“隔壁。”
“隔壁蛋糕店……”
“……Barry!?”
“他们太吵了!”Barry抗议道,“我把他们扔看守所冷静两天……”
“你不能这样了。”Iris寒毛都要炸起来了,“立刻收拾东西去S.T.A.R.,我帮你请假。Caitlin也知道了,她说她会想办法,实在不行你马上去给我找专业的。正联也好,哨兵专业咨询师也好,在你的情况发展成衣服都不能穿之前你得把它解决掉!”
“是是是……”Barry挠着脸颊晃晃悠悠站起来,被口罩勒住的地方痒得让人分心,“你要真疼我不如先把那座钟停了……”
“离我的钟远点。”
“我重要还是钟重要。”
“钟。”
“……我心碎了。”
“那也是你不听话死扛的后果!”
“我错了我错了你别生气……”Barry忍无可忍地扯掉口罩随口打哈哈,快走到门口时却突然停住了。
Iris差点撞他身上:“怎么……”
Barry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Hal?”

tbc

热度 111
时间 2017.06.01
评论(25)
热度(111)